返回小说:穿越现代记事

背景颜色:  绿    字体:        关灯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

第290章 畏惧

  焦彩凤愣了一下,随即摆摆手道:“那个臭小子一向气性大,不在外头多待几天是不可能自己回来的。我说的出事,不是说他,而是说季慕善!”

  “季慕善怎么了?”季春山奇怪的道,“她这两天不都挺老实的吗?”

  “可你不觉得她有些老实过头了吗?”焦彩凤反问道。

  这倒也是。

  虽然以前的季慕善也很老实,不过自打她出去上大学之后,就再没小时候那么听话了。

  有时候季春山自个儿也在心里后悔,当初就不该因为面子问题,而让季慕善出去读那么多书。

  这女孩子家家的,读书读得再好,那又有什么用?

  反正将来迟早要嫁人的嘛!

  而且女孩子读的书越多,这想的也就越多,越来越不好管了!

  他们家那死丫头,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!

  死丫头这次回来之后,整个人就像是从里到外都换了一遍似的。虽然她看着还是从前那个人,说话也少,但明眼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她不好惹,让人站在她面前的时候,总是不自觉的就低了一头似的。

  “她在家里闹幺蛾子了?”季春山沉声问道。

  算算时间,这丫头也该到了坐不住的时候了。

  “她倒是没说什么,不过你不觉得自打她回来之后,家里就变得比以前冷了很多吗?”焦彩凤隐晦的道。

  季春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:“这大冬天的,家里冷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  还不都是这死婆娘太抠门,连个火炉子都不许他点,就怕费碳,愣是让他们靠着加衣服和厚被子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。

  既然要省钱,那挨点冻不是应该的吗?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见季春山没听懂,焦彩凤顿时有些急了,“你不觉得,那死丫头可能是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吗?”

  不干净的东西?

  季春山恍然大悟:“你的意思是,咱们家……有那种玩意儿?”

  他不敢把鬼这个字挂在嘴边,只得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道。

  焦彩凤一拍大腿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啊!”

  她把自己刚刚去敲季慕善的房门,结果被冻得不轻的事情告诉了季春山。

  季春山一听也慌了:“不会吧?这死丫头在外面犯什么事儿了?她怎么会招惹上这种东西的?”

  “也不一定就是她犯什么事了吧?说不定她和那种东西还有特殊的关系呢!”焦彩凤撇撇嘴角道,“要不然的话,我早不挨冻晚不挨冻的,怎么一敲她的门就被冻了?这说明那东西肯定很听她的话啊!”

  真要这样的话,那可就更糟了!

  难怪这死丫头这些天在家里待得稳如泰山呢,敢情她还藏了这么一手!

  “她带着脏东西在家里不肯走,该不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吧?”季春山沉吟道。

  被他这么一提醒,焦彩凤的脸色立马就白了:“难、难道她还敢害我们不成?!”

  “她有什么不敢的?”季春山冷笑道,“用那种脏东西害我们,神不知鬼不觉的,连警察也查不到她头上去!我看啊,她八成是早就巴不得我们两个去死了!”

  “那、那我们怎么办啊?”焦彩凤欲哭无泪,“当家的,你赶紧想想办法啊!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季春山嘴角发苦,“那、那东西又不是活人,我们还能对付得过人家?”

  “那我们就白白等死吗?”焦彩凤一想起这事儿,就觉得自己还没活够,顿时悲从心中,在田间地头就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季春山被她哭得不耐烦了,想了想道:“自打这死丫头回来之后,家里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!你要是实在怕了,干脆我们就把她赶出去,让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不让她回家。她不在家里,那些脏东西带不回来,我们不就安全了吗?”

  焦彩凤的哭声一听,又犹豫的道:“可赵家那边又怎么办呢?看赵书记那样子,我们想要把彩礼翻倍,他肯定也是愿意答应的!季慕善一走,我们不但拿不到钱,还得把之前收的彩礼钱给退回去,我可不答应!”

  想要让她退钱?那还不如让她去跟那些脏东西拼一把呢!

  反正啊,她是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

  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跟赵家结亲家了?”季春山瞪了焦彩凤一眼道,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季慕善那丫头心眼儿多着呢,她肯定不会乐意嫁给赵广庆的。她要真嫁了过去,还不知道得惹出多少乱子来,到时候不还都得赖在我们头上啊?还有荣荣那儿,他比那死丫头闹得还凶,你是真打算不要这个儿子了?”

  焦彩凤绞着手指头,纠结的道:“那、那我也还是不想退钱!”

  这个死要钱的老娘儿们!

  “只是想不退钱嘛,这法子还是有的。”季春山咬着牙道,“不过季慕善那死丫头,是绝对不能让她继续在家里待下去了!”

  只要不退钱就行!

  焦彩凤连连点头:“我都听你的!”

  都听我的?

  季春山瞥了焦彩凤一眼,心里一片呵呵。

  两人打定了主意,立马回家去找季慕善。

  他们原本还在想着要怎么才能把季慕善从屋里给叫出来呢——自打猜到季慕善的房间可能有问题之后,两人就再也不想靠近季慕善的房间了。

  可没曾想,两人一路上想了那么多办法都是白费。

 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,季慕善已经起床了,而且就在院子里做早操呢!

  说是做早操,其实季春山两口子压根儿就看不明白季慕善的动作。不过他们看得出来,季慕善做动作时行动十分流畅,显然是惯常做这些的。

  这死丫头,出去读个大学,到底学了多少奇奇怪怪的本领啊?

  焦彩凤不敢靠近季慕善,也不敢喊她,只一个劲儿的躲在季春山背后,用手指头戳季春山的后腰。

  季春山穿着冬天的棉服,愣是被她给戳得腰眼子都疼了。

  他这会儿也顾不得呵斥焦彩凤了,只远远地看着季慕善笑:“善善啊,你实习公司那边应该挺忙的吧?家里也没什么事儿了,你要是着急回去上班的话,不如今天就走吧?我给你叫车!”

  季慕善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 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?!

  //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