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小说:大夏纪

背景颜色:  绿    字体:        关灯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

第二章 晓月之殇

  

梦境会不会是真的?或者自己是不是重生回来了,而不是在做梦?

梦里的一切,应该可能也许,不会发生吧?应该可能也许,这只是一场梦,一场无比清晰的梦境而已!

可是,跟梦中一模一样的电视报道,一模一样的次冰川世纪的预测,让方云心中阵阵不安。

心思百转,方云已经失去了方寸主张,不知道怎么形容突如其来的梦境。

方云反复问自己,假若梦境是真,自己要怎么办?还要如同梦中一样,惊慌失措,无所适从地看着悲剧一幕幕重演吗?

站在电视机前,方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,心跳加速,感觉身躯滚烫,好似又看到梦中大夏纪那阳光照射下的琉璃色。

“方云,方云”,守门大伯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没事吧?是不是发烧了?热气腾腾的!”

方云猛地回过神来,紧握的双手轻轻松开。心中快速想起,何伯,认识老爸的退伍老兵,没能挺过第一波大夏之风。

挤出一丝笑容,方云轻声说道:“何伯,我没事。”

何伯脸色一正:“你额头冒汗,水汽腾腾,最好去看医生,搞不好就发高烧了,还有,小云,不是我说你,小小年纪居然纹身,以后当兵都通不过体检……”

方云顺着何伯的目光,看向了自己的左手,豁然发现,还在发烫的左手手腕上,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显眼的纹身图案,好似火焰熊熊燃烧的图案。

身躯猛地一震,方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,这个纹身,跟梦中小羽额头之上的图案几乎是一模一样!

梦中,自己兜头而战,最后时刻,就是用左手紧紧地抱住了小羽的头颅。

现在,小羽额头之上的火焰图案,好似复印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之上。

这个纹身来得好不蹊跷,是巧合?还是必然?自己到底是做梦,还是重生?梦中一切,都会发生吗?

电视里,冷麟忧次冰川世纪的预言;手腕上的跟小羽额头一模一样,好似是模子刻印下来的纹身,都好似在告诉方云,那或许并不是梦。

大夏纪,或许即将来临。

自己,要么是特殊原因重生到了大夏纪来临之前的三个月;要么就是梦到了未来即将发生的事。

何伯此时又摇头唠叨:“而今的社会,真是世风日下,小小年纪,居然纹身,以后是不是会打架斗殴?你这样,迟早要出事……”

“迟早要出事?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何伯的话,让方云的身躯一震,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飞快地说道:“何伯,我回去了,拜拜……”

说完,对何伯摆摆手,方云飞快地走出了校门,没管后面何伯在传达室里边说些什么,出来之后,向淡水湾飞奔而去。

梦境快速回放。

如若梦是真的!那么,记忆之中,自己的这个国庆,就是一个茶几上的杯具。

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,不停甩着马尾辫的邻家小妹妹秦晓月,会在今天惨死,老爸的好战友,秦卫江叔叔,今日之后,一蹶不振。

晓月出事的第二天,才发现凶杀现场,等方云赶到的时候,只看到晓月的尸身,晓月死得很惨很惨……

曾经的清纯女孩,自己心中最单纯,最纯洁的女孩,不着片缕地倒在了淡水湾河边,身上到处淤青,伤痕不下三十多处。

曾经美好洁白的脸上,露出了惊慌不安,恐惧至极的表情,一双眼睛,死死地睁开着,死不瞑目。

尸检报告说,有被沾污的痕迹。

晓月之死,成了自己心中永远的痛,晓月之殇,也是让自己刻骨铭心的噩梦的开端。

晓月出事,应该就是今天下课之后,地点就是淡水湾,那一片河柳掩映之下的淡水湾。

梦中,当时这个案子在澧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成为省公安厅督办的大案要案。

可或许是受到即将到来的大夏纪影响,案子发生那几天,澧城全城的监控都相当模糊,找不到有用线索。

随后,大案未破,大夏纪来临……

英姿勃发的秦叔叔一蹶不振,以他巡警的健强体魄,居然没能撑到第二波大夏之风,跟自己的爸妈一起,倒在了灾难性植物之中,成为了方云心中永远的痛。

晓月之殇,就是自己一生之中最难忘的伤痛之一,梦中,哪怕是大夏纪来临,自己遭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,哪怕是大夏纪之中,自己见惯了生离死别,刀光剑影,可是只要一想到晓月,心中就隐约作痛,就有一种哀伤无处发泄的感觉。

一份珍藏的宝贝如同一面镜子被瞬间击碎。心中最美好最纯洁的东西,被沾污了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方云只要一闭眼,就能想起晓月凄惨地躺倒在地上的情景。

……

自己是不是已经重生了?梦中的事会不会发生?

如若是,眼下却到了十分要命的关健时候,不知道自己还来得及不?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下晓月。

还有,至关重要的是,如若自己是重生回来的,那么,自己能不能改变即将发生的事件?能不能干涉事件的走向和轨迹?

如若不能?自己重生,又有何用?

方云内分泌加速,心跳加倍,心情紧张地顺着滨河大道,争分夺秒,快速向淡水湾疯狂地奔跑了过去。

地处偏僻的淡水湾,天热的时候,是个歇凉的好去处,这个国庆天气较冷,却是很少有人顺河跑去那么远,这也是晓月出事,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的原因。

如飞而来,方云远远地看到了淡水湾的河柳林,心脏不由自主地咚咚跳了起来,浑身紧绷。

希望晓月还没有出事。只希望这一切还没有发生,希望自己还能救得下晓月。

刚刚靠近河柳林,方云耳朵里边听到了一声惊呼:“啊,你们要干嘛?滚……”

听到晓月的声音,方云心中不惊反喜,谢天谢地,自己终于及时赶到,晓月没事。

当然,晓月的情况可能也很不妥,方云心中大怒,不敢怠慢,猛地蹿进河柳林。

刚刚冲入树林,方云瞬间忘了其他一切,整个人沉入一种奇特的周围都在控制的感觉之中。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