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
最近浏览的小说(30本)   点这里显示

字体:
背景:
土黄
灰色
白色

笔趣阁(手机版) >> 大明1617 >> TXT下载

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  举报:内容出错 / 其它问题  

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悲鸣

    张献忠开始是试着打打看,结果才发现科尔沁人和他们在西边的亲戚一样弱不禁风,对外还能吹嘘是成吉思汗的子孙,是骄傲的蒙古人,结果到了最后才发觉他们狗屁不是。  .  .

    原本是要断绝察哈尔人逃跑的路线,现在则是已经把科尔沁人给拿了下来,加在柞儿河游赶过来的主力,还有留在巴尔虎草原和呼伦湖一带的蕃骑,察哈尔人已经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等主力赶过来,还可以与路和右路军一起合力,将察哈尔人狠狠的绞死在他们的老巢。

    从一个先遣队的首脑变成接受科尔沁部落会盟臣服的代表,这个转变是张献忠也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随行的军官将蒙语翻译过来,张献忠这种老粗,能在一年多的时间努力学会一些汉字,能看进书,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进步,这还是因为有着向的压力和团体的影响,不然的话老张算不当睁眼瞎,这辈子也甭想通过初等军官试。

    “本人也可以代表和记与诸位定约,自此之后,只要科尔沁人严守立,不复与我和记为敌,则和记也不再向科尔沁人挥动刀枪。”

    其实科尔沁人应该表示臣服,张献忠考虑到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并不足,如果这群人铁了心逃跑也会是不小的麻烦,不如先稳下来,至于更进一步的臣服盟誓,在看到和记大军出现在格勒珠尔根城之后,再有一些漠北过来的台吉劝说,还有活佛喇嘛们的支持,科尔沁人到时候会知道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尽管是保持立与和平的盟约,科尔沁人也是满怀苦涩。

    当牧人将白马牵来的时候,台吉们简直无法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这是标准的背盟行为,科尔沁人无论如何应该与女真人站在同一战线。

    如果女真人知道了草原巨变,兴师来伐,科尔沁人是背弃与和记的新约,与女真人这个旧盟友站在一起,还是遵守约定,看着女真盟友与和记打起来,自己却能置身事外?

    无论哪一点都相当的能以办到,哪怕是奥巴和明安这样的大台吉,同样感觉到相当的无奈。身处在历史的漩涡之,激流之下,普通人只能随波逐流,算是这些所谓的大人物,也只能被洪流冲涮而下,冲向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一柄匕首刺入白马的脖子,鲜血喷涌而出,马儿发出悲鸣,蒙古人面无表情,而张献忠等人身后的蕃骑骑兵们却发出了阵阵热烈的欢呼。

    蕃骑们的脸充满了挑衅的神色,他们在此之前完全是被科尔沁人欺侮压榨的角色,部族在二百年来受尽了凌辱,今天这样的场景叫这些蕃骑是替自己和祖先复仇成功,一种压抑不住的快感涌了心头。

    “希望我们都能遵守盟约。”张献忠终于不再板着脸,而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续数月用兵,辽阳的空气弥漫着一股紧张的味道,兵戈气息很浓。

    曹世选在短短几年内已经尽显老迈之色,他还是任官庄守备,从世袭指挥使到一个村庄的守备转变相当的大,这种官职要是在女真入侵之前曹世选是万万不可能接受的,但在后金的强压之下,不少原本是游击或都司的辽镇降将都任了官庄守备,甚至是百总一类的小武官。

    算这样,女真人对汉将还是抱有明显的敌意或不信任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在东江镇的策动之下不少将领都选择了反水,再回到大明辽镇或东江镇的体系之,绝对给女真人当狗更有尊严,或是更安全。

    很多将领对给女真人当狗并没有抵触,但事涉到人身安全的时候,感受到努儿哈赤对汉人的不加掩饰的敌意之后,这种岌岌可危的心理影响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曹府的气氛更加紧张……倒不是因为别的事,而是曹振彦的妻子在内室待产,时不时的传来痛苦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稳婆和家里的几个妇人来回穿梭着,曹世选和曹振彦父子俩又不能进产房,两人一起在外厢堂房里对坐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这也是曹振彦的第一个孩子,不论男女都有相当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有了子孙,意味着真正成人,可以顶门立户,成为有所担当的男子汉……不过曹世选在凝视自家儿子时,却是惊的发现,儿子早十分成熟了,气质稳重,行事老练,办事很有章法。在正黄旗下的各个佐领旗鼓佐领小曹都算是一个名人,尽管才二十来岁,嘴的胡须都没有办法留长。

    尽管在内心相当认可儿子的能力,曹世选还是板着脸保持着为父者的威严。不管怎样,这个家的一家之主还是自己,儿子也还好,事事都会来问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曹世选感觉儿子是在十三山一役时被俘之后成熟的,打那之后曹振彦象是换了个人,行事再也没有了小伙子时的毛燥和天真。

    对这种情形,曹世选既感到欣慰和骄傲,也感觉到一点心疼和沉重。

    在这般的乱世里,曹振彦的转变毫无疑问是相当的正确,可是儿子究竟遭遇到了些什么,曹世选并不知道,当然他也根本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名字想好了没有?”曹世选终于挑了一个不错的话题,说来也是有些叫人伤感,父子俩的感情不变,但儿子成年之后,当父亲的和儿子总是难有共同的话题,也没有办法象母子那样始终保持着亲近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叫曹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哥儿的名字。”曹世选的长孙要是出身的话,按曹府的规矩是称大哥儿,这也是当时辽西将门和世绅家族的惯例。

    曹世选捋须笑道:“要是生下来是大姐儿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曹振彦笑道:“暂时还没有想,儿子希望是个男丁,好将来光大我曹家的门楣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说来长了。”曹世选微微一叹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的局面,后金的战略态式相对困难,虽然在辽西打破了僵局,但身后有东江和朝鲜掣肘,内部女真和汉民对立严重,汉民逃亡的现象屡禁不止,后金还是有对大明的军事优势,但这种优势能不能打破关宁防线,能不能解决东江和朝鲜,到现在来看并不乐观。近来又有传言,广宁到科尔沁一线已经失去联络,这使得后金的战略态式更加恶化了。

    光有强盛一时的武力,却被困在一隅之地,那说明后金撑死了是当初渤海国,或是高句丽一样的割据政权,时间久了会被重新强盛的原王朝消灭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可能是百来年,也可能是二三十年。

    曹家如今攀附在后金这颗大树,后金亡国的时候,是曹家失去眼前一切的时候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曹家过的也并不宽裕,但好歹辽东境内普通的汉人强的多了,如果连这一切也失去,所谓的光大门楣成了最残酷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。”曹振彦说道:“儿子一定会重振我曹家,绝不会使祖蒙羞。”

    曹家是号称北宋名将曹彬的后人,始多少代之前的家谱有记录,到底是不是真的,还是攀附,这个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但最少曹振彦的心气可嘉,曹世选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这么坐着,两人之间的谈话也是一本正经,这叫人感觉有些沉闷和尴尬,但后宅时不时传来的响动又叫人有些焦急,把这种尴尬气氛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曹世选突然道:“当年生你的时候,你娘亲也是很久才把你生下来,当娘的人都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曹振彦很有同感的点头,他的妻子也是一个将门世家的女儿,起那些士绅家族的大家闺秀可是强的多了,很难想象,那些娇滴滴的闺秀们怎么迈过这一关,最少在民间,产妇生头胎是生死关,难产而死绝不是什么新鲜的事。

    这时曹府的长随急匆匆的走进来,禀报道:“太爷,老爷,十四阿哥来了,已经到大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曹家在辽阳也算是有地位的武将家族,和石廷柱等汉军高级将领来往较为密切,这一天曹府要添丁,不少人已经提前派了人来打听,看何时生下来孩子,又看是不是男孩儿,送礼也是要根据男丁或女孩来送,免得出错。

    曹府的下人也在府邸外头来回奔走,替家里的主人接待那些亲朋好友派来的仆役们,同时告诉他们,恐怕还有一些时间,完全不必太过急着。

    按辽东这边的风俗已经和女真人类似,小孩出生第三天亲朋要门,送礼给刚得了孩子的亲友,然后大家一起庆贺,这叫洗三,这个习俗一直在几百年后还相当流行,最少在满族人聚集的京城地方还保持着这种传统。

    十四阿哥驾临绝对是大事,曹家父子俩也顾不得坐等消息,曹世选换了一身见客的袍服,与儿子一起往大门口赶过去。

    “奴才曹世选叩见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曹振彦叩见主子。”

    大开的门一侧,曹世选和曹振彦匍匐在内,额头碰触在地面,用最恭谨的礼节叩拜他们的主子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感谢pool112的支持,也感谢这阵子给我投月票打赏,给我红票推荐,还额外给我投年度作品票的朋友们。我没有求这个票,大家给我投是说明真的喜欢,我当然更喜欢了,没别的办法回报,只能继续好好写书,多谢大家。


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   举报:内容出错 / 其它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