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小说:大唐之无双

背景颜色:  绿    字体:        关灯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

第二十八章 剑破铁袖

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,部分功能不可用,请点击

杜伏威乃是成名数十年的高手,在江湖上也可谓是 赫赫有名的一流高手,被他击败的人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,作为有名的义军首领自然被朝廷恨之入骨。但能在如此众多的仇敌环视下还能够创下如此威名,必有惊人的技艺。

只见杜伏威欺身上前,双袖带着巨大的风啸声舞动起来,如同两块巨大的铁片蕴含着无穷的劲道。彷佛要把眼前的敌人劈成两半。但他真正的杀招并不在在此,而蕴含在袖口之下。

杜伏威江湖人称“袖里乾坤”是因为他喜欢穿着宽袍大袖,两袖里暗藏尺许长的护臂,招式诡秘莫测。令人防不胜防。

独孤剑不慌不忙,饮完杯中美酒,头也不抬,拾起桌上一支竹筷,轻轻朝着杜伏威的袖口点去。动作似缓实快,是一种速度快到极致之后产生的错觉,令人看起来缓慢无比,在袖子落下的前一秒,竹筷后发先至点在了袖口之上。

这只听见“叮”的一声,时间彷佛停顿了一般,宽大的袖子瞬间产生无数裂纹,接着便碎成无数巴掌大小的碎步,飞散在空中犹如蝴蝶一般。而竹筷正点在杜伏威藏在袖中护臂之上。原来杜伏威惯把长只尺许的护臂藏于两袖内,以之伤人,每收奇兵之效。

却没想到独孤剑剑气锐利,虽只是一支小小的竹筷,却带这锋利无比的剑气,使得竹筷犹如神兵利器一般,击穿护臂点在了杜伏威手背之上。顿时他的手背便出现了一个鲜艳欲滴的红点,一道锐利无比的剑气顺着手背上的经脉朝着手臂游走而去。要不是有护臂阻挡一下,这一击在只怕就要废了他的一只手。

才一交手,杜伏威一招不甚便吃了大亏,脸色闪过一丝潮红,心下暗道不好,他也是果断之人。知道这会受了伤,在斗下去,也无很大胜算。身形毫不停留,强提真气,压住伤势。左手击碎旁边的窗户,纵身一跃,跳了出去落在大街上。昏暗长街寂寥无比,杜伏威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血。

他想也不想,展开身法,闪入横巷,同时功聚耳目,全神察听,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踪影。独孤剑也不去在追赶遁走的杜伏威,仍自顾自的饮酒吃菜,好似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杜伏威也不愧是一方黑道枭雄,无论是武功境界还是内力修为确实是当今的翘楚,胜过那宇文化及许多。从他出现直至最后交手无一不经过了精心的算计。

唯一的不足是,杜伏威并没有估计到独孤剑这段时间的进步,这才棋差一招,败于独孤剑之手。

楼上的打斗来得快,去的也快,过了许久,酒楼老板和店小二才探头探脑的出现正在了楼梯口,惴惴不安的四处张望,见到整个二楼只有独孤剑一人在喝酒吃菜,都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,但接着看着破碎的窗户,和的地上的一片狼藉,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无比,店小二想说些什么,却被一旁的老板连忙拉下楼。

老板是个有眼力劲的人,他很明白,兵荒马乱的,像独孤剑这种江湖人士可不好惹,他可不愿意触这个霉头,宁愿自认倒霉,就当是破财消灾。

吃完饭,独孤剑也不愿多做停留,扔给老板几锭银子,在老板的一片感激神色中牵过马扬长而去。

他却不知道,这段时间他接连剑败宇文化及,杜伏威这两个成名高手,使得他名声鹊起,成为了江湖上有名的年轻高手,而且由于他剑法超绝,不少人都视他为在中原剑道的后起之秀。是当今天下第一剑客的有力挑战者。

还有一种流言就是天下至宝杨公宝库和绝世秘籍长生诀都在他身上。得到他的人不仅能够得到无数的财富还能练成绝世武功。一时间谣言纷飞,无数野心勃勃之辈蠢蠢欲动,欲分得一杯羹,江湖之中气氛愈发的紧张起来。许许多多的人开始暗自打听起独孤剑的消息。

向东南走了一个月后,独孤剑来到了临海的大郡余杭。看着这茫茫大海,在前方无限地延展开去。千头万绪涌上心头,还是在前世,自己为了追求剑道,杨帆出海,结果遇到了“她”。但“她”最终成了自己最求剑道的牺牲品,“她”的影子越来越淡,连模样也越来越模糊。

只见不远处的码头上船舶无数,樯桅如林,以千百计的脚夫正在起卸货物,商人旅客上落往来不绝,十分繁忙热闹。拥挤的人流里,不但见到各式各样的江湖人物,亦有公差混迹其中。

独孤剑穿梭在人群中,彷佛水滴如海,十分钟自然,融洽,但周围的人流每当靠近他时都会不留痕迹的闪到一边,没有沾到他一片衣袖,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存在。

这时忽见一艘巨舶,由远而近,两艘官艇则迎了上去,似正等候巨舶的来临。

这巨舶之所以吸引两人注意,主要是她无论外型和旗帜,都充满异国情调。

巨舶*;岸停下,甲板上隐见人影,但由于距离颇远,故看不真切。四名官差护着一位官员由吊梯登上大船,自古以来官商勾结倒是最容易发财。

一把柔和悦耳的女声隐隐从上方传来道:“这位公子请移步上船!”

有人应道:“是!夫人!”船上的人连忙放下旋梯。四名身穿白色武士服的壮汉站在船上,似乎是在迎接独孤剑。

独孤剑也不答话,提步上前,甲板上除这四名武士外,再没有其它人,亦不见刚才出言让他们上船的夫人。

一个女声在后方响起道:“两位小公子请随我来!”是位年轻娇俏的小婢,在含笑看着他。小婢说完盈盈转身,领路先行。

步进舱门,一条信道往前伸展,两边各有三道内舱的门户,却不见任何人,颇透出神秘的气氛。

俏婢领着独孤剑到了左边最后的舱门处,再走前就是通往上下船舱的楼梯了。

独孤剑也不好奇,俏婢把舱门推开,柔声道:“公子请进!”

举步入房,只见此房非常宽敞,但中间却以垂帘一分为二,近门这边四角都燃着了油灯,放置了一组供人坐息的长椅小几,墙上还挂了几幅画,看布置显得相当有心思。

由于竹廉这边比另一边光亮多了,所以除非掀起竹廉,否则休想看到竹廉内的玄虚,但若由另一边瞧过来,肯定一清二楚,纤毫毕现。

小婢客气道:“公子请坐!”

待独孤剑坐下后,小婢退了出去,还关上了房门。

房中有着淡淡幽香,由竹廉那边传来,非常诱人。

加入书签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 举报报错